虫咩

怕撕怕暴烈…瑟瑟发抖圈地自萌

绿洲爱情故事 头号玩家 后续猜想 莫罗X哈利迪

看完电影之后这对莫罗和哈利迪cp就是让我一直难受的cp,然后自己终于凑出来后续的样子。。我不是什么大佬所以没办法猜想他们当年的样子,也没有看过你们说的tsn所以。。写的可能真的不是太好,而且可能会ooc,就仅此写出我希望他们最后的样子吧。[标题是我基友想出来的hhh她超聪明的!] cp名是我瞎编的,不要在意

莫罗终于在一个隐蔽的小屋里找到了哈利迪,哈利迪还是穿着他那件老旧的格子衫,头发乱蓬蓬的,心不在焉的打着游戏,似乎没有料到莫罗能找到他,他的表情有点错愕,然而还是很快的低下了头,咬着嘴唇,不敢看向莫罗。

是的,这里是“绿洲”。尽管哈利迪已经在现实世界死去,但是他仍旧将自己的精神思想放进了“绿洲”,韦德在与他交流的时候对此进行了猜想,并将这一猜想告诉给了莫罗。他们拜托艾奇将哈利迪的位置定位出来,希望能让这两个人解开当初的心结。

“我怎么会怨他呢,他是那样耿直的人,但也很害羞,哪怕是我,都要循循善诱才能让他告诉我他的真实想法。”莫罗微笑着,看着这群年轻人,“所以我其实是知道的。韦德,你很聪明,挖出了真相,找到了彩蛋。”“所以我们才不忍心看着你们就这样下去。”韦德眼里有一丝焦急:“莫罗,我觉得他一直愧疚着,所以才一直留在那里,连最后的测试都是与那件事一模一样,如果你知道这一切的话,那为什么不加入寻找钥匙的旅途呢。”莫罗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们,朝气蓬勃的脸上显露出当年他们开发游戏时的那种热情。他叹了口气,其实他是怕伤害到哈利迪,他知道哈利迪的性格,仿佛胆怯的孩子一样,他不想,也不愿伤害他,所以他才默默的在资料馆里守了那么久,闲暇的时间里一遍遍播放他们当初一起开发的场景。甚至是争吵的场景,他也一遍遍的回放,然后苦涩的看着,忍不住流下眼泪。

莫罗最终还是被韦德他们劝说动了,看着面前的哈利迪胆怯的模样,他有点不忍心开口,仿佛一开口就是在责备他一样。哈利迪咬紧了嘴唇,然后下定决心似的抬起眼睛看向莫罗,声音小的连他自己都听不太清楚:“对不起……”莫罗就那样看着他,露出苦涩的笑容:“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不知道你后悔了,哪怕在最后的那一刻,我也没能告诉你。我怎么会怨你呢。”“我不是故意要赶你走的……”哈利迪越说越小声,到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低头抽泣了起来,“这是我最后悔的决定……”莫罗看见他这个样子,终于忍不住走过去抱住了他:“我知道的,我也很后悔。所以没关系的,不要愧疚……”

 

正如大家所期待的那样,莫罗终于和哈利迪解开了当年的心结。然后他们的生活也变得更加多姿多彩……莫罗平日里还是做他的馆长并且和韦德他们研究运营“绿洲”的事情,而哈利迪还是在游戏世界里继续研究怎样改进“绿洲”,并将他研究的成果只告诉给莫罗,他还是不擅长与他人交流,即使是玩着他的游戏的韦德,他也不太擅长。至于哈利迪到底是如何做到将思想保存在这个世界里的,因为涉及到很多方面的问题,莫罗一行人决定对此事保密并不询问哈利迪。然而哈利迪却在某天,也就是他和莫罗单独出去闲逛的时候(一周里停止运营的那两天),悄悄的告诉了莫罗,因为他希望,即使莫罗也不在现实世界的话,至少他想让莫罗还能继续陪着他,像这样,一周里,哪怕只有两天,也只是他们的二人世界。

End.

假如,Holmes家里有个老二…
突然想的脑洞完全没什么意义啊…和 @old_hope 简单提到了之后就想写个片段,比如二弟是个卧底,接第三季最后一集的梗,另一个兄弟。
老二是个小恶魔,智商跟哥哥差不太多,但是总觉得貌似就喜欢搞破坏那种,和哥哥一起帮着弟弟,但是弟弟似乎忘记了他,小的时候总和弟弟一起吐槽大哥…犯事之后就被大哥派遣出去了,不过经常和大哥有来往,神出鬼没搞的大哥脑仁疼。其实大哥也很疼他啦,但是因为大哥最疼小弟弟所以老二总觉得被抛弃了一样【其实是因为老二小的时候总把弟弟给搞哭】是个计算机天才?【因为智商高所以计算机根本难不倒他吧】因为是架空可能…会ooc吧…´_>`






“别忘了,当初送我去那个鬼地方卧底的可是你。”老二漫不经心的把玩着大哥桌上的钢笔,一边冷漠的嘲讽着哥哥:“你对他,永远都是那么关心的,啊哈?”
“那是因为你犯了错误,如果我不这样做,你觉得其他人会原谅你吗?别忘了,当初是谁想方设法把你从最危险的境地解救出来的。”大哥扣好衣服上最后一颗纽扣,理了理袖子:“说完了废话就赶紧回去干正事,在我回来之前我希望我桌上的东西能摆回原来的位置。”
老二从桌子上蹦了下来:“是是,我知道了,我最厉害的大哥,一切都为了我们的蠢萌的弟弟。”老二将钢笔放好,利落地理了理衣服:“你为什么就不像关心他那样关心我呢。”
“你需要我的‘关心’么?”
“不了。”老二摆摆手,头也不回的离开:“我可不想被你无时无刻监视着,这样就挺好的,我还是回去干我的卧底吧╮(╯_╰)╭”

要死…感觉听完ost之后还想再去看看东离剑游纪…仿佛被戳中了一样啊啊啊啊!!!!殇凛他们好和谐啊!!!!_(:з」∠)_

麦夏超短篇…和好朋友一起想的脑洞,毕竟我超应付不来过年_(:з」∠)_

独处(麦夏短篇)

突然听到一句他只是没那么爱你,我当时手一哆嗦就根本连开头都写不下去了。。。其实这跟这篇文完全无关。

这次应该是刀子抹糖,但是不多。我真是个坏人。

 

             独处

 

夏洛克看着躺在床上的麦考夫有点怔神,刚接到电话的时候他也是有点难以置信的。一向谨慎的麦考夫也会被袭击,虽然对方被抓住,但是麦考夫陷入了昏迷,经医生检查说并无大碍,可能会有些许的后遗症出现,不过很快会消失。夏洛克觉得让他躺在医院里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便要求把麦考夫送回家,他来看护。

直到现在,麦考夫也没有醒过来,虽说生命迹象一切正常。夏洛克内心其实是有着不安的,毕竟,那是他的哥哥。尽管在他成年之后一直以各种名义干扰他的生活,以各种方式,关心他。现在夏洛克承认了,麦考夫确实是在关心他,即使是一种让他感到厌倦和不耐烦的方式。

“嗯……”床上的麦考夫呻吟出声,夏洛克立刻回神,看向麦考夫:“怎么样,我的哥哥,你的身体还好吗?”

“应该没什么大碍,”麦考夫一向冷静的声音传来,“只不过我感觉,我的眼睛似乎看不到了。”

夏洛克愣住了。他一时半会没有接受这个情况:“你说什么?”

“眼睛失明。”麦考夫坐起身,“我想应该是短暂性的,毕竟那个混蛋照着我的后脑勺来了那么一棍子,所以我才讨厌跟外勤有关的活动。医生应该也说了吧,我猜是淤血盖住了某些视觉神经,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你确定?”夏洛克站起来,“我去给你倒杯水。”说罢转身走出去。

“你该不是害怕了吧,夏利。”麦考夫这句话是疑问,也是肯定。

夏洛克听到这句话,脚步顿了一下,随即挑了一下眉,用一种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我怎么会呢。”

 

当夏洛克把水端进来的时候,看见麦考夫在闭着眼睛冥想。夏洛克坐在床上,有点焦急的语气:“水你自己能喝吧。”

麦考夫察觉到了夏洛克语气里的慌乱,然而并没有接过杯子:“我看不见,放在那吧。”随后笑了一下,非常肯定的说道:“你确实在害怕。”

夏洛克皱了皱眉,将杯子放在一边:“你凭什么这么肯定我在害怕?”

“不知道。”麦考夫笑了,“可能是直觉吧。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胡乱嗑药,没有限制剂量,种类的那次吗?”他叹了口气,“那次你就短暂性失明了。”

夏洛克想起那次他因为接手了一个疑难案件,想寻求什么解决办法,然后尝试了不同种类大剂量的药物,导致短暂性失明。

“我还记得,那时的你在拨通了我的号码之后颤抖的声音。”麦考夫像是在回忆,像是在感慨:“那时的你总是遇到问题第一个来找我想办法解决。”

麦考夫笑出声音:“我的弟弟,现在的你有着需要守护的朋友们,已经比那时坚强很多了,或许是我过度看管你了。你总是想要自由的。”

“麦考夫,别说的跟遗言似的。”夏洛克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你从没停止过对我的看管和监视,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没人能阻止你。”

“是的,你永远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所以这次该害怕的是我,而不是你。”

 

 

后记:这次的结局就是没有结束的一个感觉,我实在写不下去了玛德。之后其实就是麦哥康复然后继续监视弟弟,只不过这次监视不了弟弟的他有点慌。失明梗早就很想写了,不过想让失明的应该是小夏,后来为了剧情让他们两个都失明过好了hhhh,啊,总而言之这次总感觉没那么ooc了,算是对我坑了一年的长文的补偿。感谢食用XD

最亲密的人 (麦夏 灵魂互换 万圣夜 ooc勿怒毕竟处女作)

万圣节的故事。。

oh,my god 我实在是挖了新坑没错。

旧坑越填越ooc。

好吧尝试一下更ooc的东西比如灵魂互换。

在某个抽词的东西上列了一大堆清单终于觉得这个最好写了,应该是个短篇。

设定是玛丽没有死,没有死,夏洛克还是那个有点无情有点自大但是内心深处还是珍重他的好朋友的可爱侦探。五六年之后的故事

这个不会被人认为是你的名字的梗吧……真不是。

 

 

最亲密的人


在一个夏洛克认为很普通的夜晚,没错,在他认为很普通的夜晚,刚把那个因为怀疑自己老婆出轨而实际上妻子为了赚钱养家而不得不在节日的时候还要出去打工的那个没用的丈夫送走,约翰便站起了身:“夏洛克,看来今天的工作也完成了,还是一如既往的普通案件啊,那么我就该回去了,顺带一提,明天如果没有什么非常紧急的案件我也不会过来了。”

“为什么?”夏洛克一脸不解,按照习惯,明天是周末,他们通常会去上网再寻找一些新的案件或者是难以解决的问题,晚上出去吃个饭什么的,怎么会突然改了习惯?

约翰忍不住有点得意:“看样子你居然不知道啊,没有推理出来吗?”

“从你身上的细节我可以看出你最近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生活,看样子Rosie上了小学以后给你们的夫妻俩的生活增添了一些负担和一些快乐,我猜测明天你要和家人一起欢度愉快的时光,可是又不是玛丽的生日也不是Rosie的生日更不是你的生日,为什么呢?”

约翰一挑眉:“万圣夜。”

“万圣夜!哦,该死。”夏洛克瞪大眼睛,然后泄气般的坐在椅子上,“万圣夜!这么说今天是10月30日了?”

“嗯,没错,所以今天晚上我就要告诉我可爱的Rosie我们明天准备给她做一个可爱的小女巫的形象出门,明天她的学校有万圣夜活动,我和玛丽准备明天帮她打扮好然后一起参加。”

“这样。”夏洛克拄着头,若有所思般的看着前方,“帮我给小Rosie带个好,说她的夏洛克叔叔不能陪同她一起扮演科学怪人了。”

“我相信Rosie会原谅你这个科学怪人叔叔忙于研究骷髅的身体构造而不能陪她的。”“不过我也许会去看看你们的活动。”

“那样最好,别忘了给Rosie准备糖果。”约翰拉开门:“好好休息吧我的朋友,不要被幽灵提前恶作剧哦。”

 

于是夏洛克再度睁眼的时候就发现了有什么非常不对劲的地方,他感觉自己身体有些奇怪,头顶上似乎少了一些什么东西,伸出手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沉重,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到了重要的问题,他似乎……躺在他哥哥的床上?

“我不可能睡迷糊了吧……”刚说完这样一句话,夏洛克才真正意识到了不对劲,他立刻起身去找镜子,在照到镜子的那一刹那终于忍不住呆呆的骂了一句“Shit”。他看了一眼床边的手机,已经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来自“夏洛克”的。这种感觉实在是有点诡异,他想,麦考夫现在一定在他的身体里待着,不然的话没办法解释这几个来电。他想了想,立即拨通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麦考夫,是我。”

“看来你很快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的弟弟。”

“所以,我们该怎么办?彼此用对方的身体经历一天?你就不怕你们的情报被我泄露么?”

“当然不会,而且今天是周日,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一般是不需要去办公室里坐着的。为了防止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一会儿第欧根尼俱乐部里的会客室见吧。”

“好。”夏洛克挂了电话,按照麦考夫平时的习惯洗漱,换上衣服,末了还要拿上那把小黑伞。估计是防身用的,虽然没见过他用,夏洛克想,毕竟身为MI6的官员多少需要一点警惕,不过带着这把伞确实有点英国老派绅士的作风。

 

坐上麦考夫的小汽车,身边的秘书有礼貌的问了一句:“还去俱乐部吗,先生?”夏洛克点点头,推测着麦考夫平时的生活习惯,大概是早晨洗漱完了就去俱乐部里吃早餐,因此也省去很多麻烦。正思考的功夫,他已经到了第欧根尼俱乐部,不得不说,这个俱乐部很适合做他专心思考的场所,麦考夫毕竟是高冷的政府官员,不出外勤安静坐在那里正适合他。进入了麦考夫常用的会客室,吩咐了服务的人员上两份餐点,夏洛克查看手机,居然已经是下午2点了。

 

不久,会客室的门被推开,一个戴着猎鹿帽的“夏洛克”出现在他的眼前,夏洛克眼皮一抽,平时倒是没有见过麦考夫评论过这个帽子,等到身体互换这个时刻却特地戴上了这个东西。

“我觉得挺适合SherlockHolmes的,没想到戴了上去会引起很轰动的效果呢。”麦考夫露出他平时的表情,然而这跟“夏洛克”的脸并不违和,“很久没有坐过出租车,没想到你还是一如几年前那样名声显赫啊,我的弟弟。”

麦考夫坐了下来,优雅的拿起早餐,“我想在我来之前你应该查了不少资料了吧,对于我们这个身体发生的状况,有解决的办法吗?”

“我不知道,我觉得这根本不可能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的……”

“可它还是发生了不是么?老弟?”

“一定是万圣夜的错。”

“万圣夜?”麦考夫皱了一下眉头,“今天是万圣夜?”

夏洛克一脸“原来你也不知道”的表情:“约翰今天去给Rosie过万圣夜了,昨天晚上临走之前还告诉我小心幽灵的恶作剧。”

麦考夫终于忍不住笑出来:“我的天,你不会真相信了吧?那种逗小孩子的话?”麦考夫忍不住摇摇头,看着所谓的自己的脸上露出一脸困惑的模样,有那么略微一点出神,“你也老了啊,我的弟弟。”

“什么?”夏洛克有点呆滞,并没有理解麦考夫的话。

“仔细想想离当年那些奇妙又危险的案子大概也五六年了吧,这些年我们很少坐在一起谈过话了吧。”

“是么?我以为你一直在监视着我,所以没必要来找你。”

“监视和面对面看着是不一样的。”

“尽管是自己的脸。”

麦考夫笑出声;“还记得吗,夏洛克,你在九岁那年非要在万圣夜扮演无头骑士,没想到吓坏了邻居家的孩子。”

“我扮演的确实很像,而且麦考夫,我记得明明是你扮演的贝希摩斯吓坏了人家。”

“之后你就砸坏了人家的窗子。”

“明明是你在背后吓唬我,而且还发出了奇怪的吼声。”

……

兄弟俩忍不住回忆起之前童年时期的万圣夜,你一句我一句聊得很开心。这时,夏洛克的电话响了。

“什么事约翰?”麦考夫开了免提,让夏洛克也能听到。

“昨天说的,还算数吗?”

“什么?”

“Rosie想让你看看她的小女巫模样,还说希望科学怪人叔叔来跟他一起过倒计时庆典。”

“倒计时庆典?那是什么?”麦考夫忍不住问道。

“好的,我会和夏洛克一起过去的。”

“麦考夫?没想到你也会来,上次Rosie还说谢谢你给她的生日礼物……”

还不等惊讶的麦考夫回答,电话那边传来可爱的童音:“那就这样说定了!麦考夫叔叔和夏洛克叔叔一定要来呀!”说完就挂了电话。

麦考夫目瞪口呆的看着夏洛克,有点不太高兴:“我没答应过去。”

“我替你答应了,亲爱的哥哥。我们这就出发吧。”

“麦考夫”站起身,略带得意的表情,“要不我们打扮成科学怪人和狼人?”

“我拒绝这个提议。”

“那别忘了带上糖果。”

 

夜晚很快就到来了,在与Rosie和他们的小伙伴玩耍了一阵之后,“夏洛克”明显有点招架不住。一旁的“麦考夫”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兄弟被捉弄,觉得很满足,毕竟是他自己主动戴猎鹿帽出来的,当然被很多小孩子围住,问了不少问题,虽然没经历过那些,但是熟悉说辞的大英政府官员应该很容易就能糊弄过去。一旁的约翰忍不住和他搭话:“说真的,没想到夏洛克会和你待在一起并且你能主动过来,我以为,你会很不屑这样的活动。”

“麦考夫”怔了怔:“我确实,不过能感受孩子们的调皮也是一个很有趣的经历。”

“是吗。”约翰惊讶的看着他。

“嗯。话说倒计时庆典到底是什么?”

“哦,那个是一个孩子们之间的谣传,说在今天互换身体的两个人能够成为世间最亲密的人,倒计时庆典结束之后他们会换回来,据说是幽灵的恶作剧。”

“是么。”

“麦考夫”富有深意的看了约翰一眼,然后望向远处被孩子们团团围住的“夏洛克”:“这样的说法,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还真的挺对的。”

在自己兄弟身体里的侦探忍不住翘起嘴角,最亲密的人么,也许没说错。

 

End.

 

 

 

后记:

港真,我真的写到最后是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ooc扑面而来,希望你们不会觉得尴尬。算是处女作了还希望能够多提意见。虽然觉得没人看。设定是没有东风妹(话说小夏家两个兄弟挺好的为啥要有妹妹哼)并不是对妹子有意见,只是想遵从一下原著吧,结果从玛丽这边就没有遵从……因为有个好朋友很生气玛丽被杀掉了所以我就希望玛丽不会死掉,和约翰一起抚养着他们的女儿长大,约翰也是个普通人,然而小夏和哥哥就只能远望着金鱼而互相依存吧,我是这样想。算是一个平行世界里的故事吧,麦考夫也是喜欢小夏的,小夏也喜欢着哥哥就是不说,然后有些时候还傲娇不已,话说他们兄弟这些年真的没有见面那是不可能的,有些漏洞就让他自然而然的忽略掉吧。然后我是标题废,就这样吧,原打算起的是万圣夜灵魂互换倒计时,但是超麻烦,而且这本来就是没有灵感硬用抽词的方式想出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至于我上一个坑,填了一年也没填完。我会尽力的吧,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