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咩

怕撕怕暴烈…瑟瑟发抖圈地自萌

独处(麦夏短篇)

突然听到一句他只是没那么爱你,我当时手一哆嗦就根本连开头都写不下去了。。。其实这跟这篇文完全无关。

这次应该是刀子抹糖,但是不多。我真是个坏人。

 

             独处

 

夏洛克看着躺在床上的麦考夫有点怔神,刚接到电话的时候他也是有点难以置信的。一向谨慎的麦考夫也会被袭击,虽然对方被抓住,但是麦考夫陷入了昏迷,经医生检查说并无大碍,可能会有些许的后遗症出现,不过很快会消失。夏洛克觉得让他躺在医院里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便要求把麦考夫送回家,他来看护。

直到现在,麦考夫也没有醒过来,虽说生命迹象一切正常。夏洛克内心其实是有着不安的,毕竟,那是他的哥哥。尽管在他成年之后一直以各种名义干扰他的生活,以各种方式,关心他。现在夏洛克承认了,麦考夫确实是在关心他,即使是一种让他感到厌倦和不耐烦的方式。

“嗯……”床上的麦考夫呻吟出声,夏洛克立刻回神,看向麦考夫:“怎么样,我的哥哥,你的身体还好吗?”

“应该没什么大碍,”麦考夫一向冷静的声音传来,“只不过我感觉,我的眼睛似乎看不到了。”

夏洛克愣住了。他一时半会没有接受这个情况:“你说什么?”

“眼睛失明。”麦考夫坐起身,“我想应该是短暂性的,毕竟那个混蛋照着我的后脑勺来了那么一棍子,所以我才讨厌跟外勤有关的活动。医生应该也说了吧,我猜是淤血盖住了某些视觉神经,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你确定?”夏洛克站起来,“我去给你倒杯水。”说罢转身走出去。

“你该不是害怕了吧,夏利。”麦考夫这句话是疑问,也是肯定。

夏洛克听到这句话,脚步顿了一下,随即挑了一下眉,用一种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我怎么会呢。”

 

当夏洛克把水端进来的时候,看见麦考夫在闭着眼睛冥想。夏洛克坐在床上,有点焦急的语气:“水你自己能喝吧。”

麦考夫察觉到了夏洛克语气里的慌乱,然而并没有接过杯子:“我看不见,放在那吧。”随后笑了一下,非常肯定的说道:“你确实在害怕。”

夏洛克皱了皱眉,将杯子放在一边:“你凭什么这么肯定我在害怕?”

“不知道。”麦考夫笑了,“可能是直觉吧。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胡乱嗑药,没有限制剂量,种类的那次吗?”他叹了口气,“那次你就短暂性失明了。”

夏洛克想起那次他因为接手了一个疑难案件,想寻求什么解决办法,然后尝试了不同种类大剂量的药物,导致短暂性失明。

“我还记得,那时的你在拨通了我的号码之后颤抖的声音。”麦考夫像是在回忆,像是在感慨:“那时的你总是遇到问题第一个来找我想办法解决。”

麦考夫笑出声音:“我的弟弟,现在的你有着需要守护的朋友们,已经比那时坚强很多了,或许是我过度看管你了。你总是想要自由的。”

“麦考夫,别说的跟遗言似的。”夏洛克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你从没停止过对我的看管和监视,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没人能阻止你。”

“是的,你永远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所以这次该害怕的是我,而不是你。”

 

 

后记:这次的结局就是没有结束的一个感觉,我实在写不下去了玛德。之后其实就是麦哥康复然后继续监视弟弟,只不过这次监视不了弟弟的他有点慌。失明梗早就很想写了,不过想让失明的应该是小夏,后来为了剧情让他们两个都失明过好了hhhh,啊,总而言之这次总感觉没那么ooc了,算是对我坑了一年的长文的补偿。感谢食用XD

评论(2)

热度(19)

  1. Droid.虫咩 转载了此文字